李宜宁的故事 李宜宁的故其痕迹并不明显

时间:2019-09-26 07:43来源:雪梨肘棒网 作者:甲第星罗

有些捆绑销售,李宜宁的故其痕迹并不明显。为了招徕减价,李宜宁的故要夸大其辞,不明显的捆绑有用场。「买一送一」其实是一价买二;一般的「赠送」品其实是捆绑之物,「免费」顾客却之不恭也。

我收回硬币,李宜宁的故从钱包里拿出一张百元钞票,李宜宁的故对学生说:「如果我把这钞票放在有行人的街上的当眼之处,没有风,也没有警察,这钞票会不翼而飞。要不要跟我赌一手?」没有回应。「一万赌一怎样?」也没有回应。我说Utility 译得不好不重要,李宜宁的故是因为曾经有百多年的时间,李宜宁的故西方经济学者也不清楚Utility是什么。故老相传,他们只是以为自己知道,自己明白,但其实大家都不清楚。西方经济学要到二十世纪中叶才能给Utility 一个明确的定义。话虽如此,到今天,好些经济学者还不明白Utility(功用)的正确定义。这些学者中不乏聪明才智之士,所以不可能是因为生得蠢而不明白。他们是不愿意明白:要是他们明白而又同意本章内所说的「功用」理念,他们就会失却了改进社会之能,变得像我一样,成为小人物了。

  李宜宁的故事

我说庇古的农业分析是中国的不幸,李宜宁的故因为这分析当时影响了另一个名家——在伦敦经济学院教历史的唐尼(R. H. Tawney, 1880- 1962)。此公对农业一无所知,李宜宁的故经济也是门外汉。作为联合国前身的一个教育顾问,一九三○与三一年间他两次到中国,勾留了几个月,凭自己的想像力于一九三二年出版了《中国的土地与劳力》(Land and Labour in China)。这本书十分有名,翻译后在中国洛阳纸贵。唐尼是社会学家,其思想相当左。他的中国名着用的是庇古的经济分析,引用的事实比庇古还要马虎,论调是针对中国地主对农民的剥削。后来中国的共产革命,唐尼的书受到大事宣扬。我说套套逻辑不可能错,李宜宁的故没有内容,李宜宁的故但并没有说这种言论绝不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事实上,很多重要的科学理论,是从不可能错的套套逻辑所提供的概念而引起的。套套逻辑有一点很可取的特色:它有极大的一般性。假若我们能把范围加以约束、收窄,有时可以促成一个有内容的--可能错的--理论,其解释能力之强,令人拍案叫绝。我同意市场是一个讯息传达中心,李宜宁的故而讯息传达是市场的主要成因。然而,李宜宁的故因为人的自私,市场传达的讯息往往不尽不实。刻意地误导的行为,甚至造价,是普遍而又有趣的。这是后话。

  李宜宁的故事

我同意有非金钱物品这回事,李宜宁的故也同意这类物品不能在市场成交。但依照替换定理,李宜宁的故非金钱物品与金钱物品(Pecuniary good,例如苹果)是可以替换的。既然可以替换,而解释行为我们只须从边际上看,那么非金钱物品还可以用金钱物品来量度。这样,功用量度可以省去。我希望上述的几个例子,李宜宁的故能使读者知道,李宜宁的故同样的一条需求曲线,在不同的人的手上可以有截然不同的威力。一方面理论要尽量简化,另一方面其重心要拿得准,而真实世界的现象要观察入微。一般来说,解释行为决不是一些政府的统计数字加上几条方程式就可以办到的。

  李宜宁的故事

我向高斯指出「非均衡」可以解作因为被推断的现象没有限制,李宜宁的故理论就缺少了可能被事实推翻的含意,李宜宁的故而「均衡」则是指因为有限制而达到可以验证的理论。这就是上文所说的「无限制」与「有限制」的区别了。高斯当时同意这阐释可以挽救在经济学上应该是废物的「均衡」与「非均衡」。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今天,明白而又同意这理念的经济学者,似乎不及两掌之数。

我要先以一个「单质」的物品为例,李宜宁的故来示范需求定律比较深入的用途:李宜宁的故怎样指定验证条件而使需求量与成交量挂。我选的例子是影印纸张,一张一张地算价。当然,影印也可以有好些不同的「质」,但我们假设这些其他质不存在,或不重要。我坐在书桌前,李宜宁的故拿起笔来,李宜宁的故想着人类在科学上的惊人成就。科学是有系统地解释现象的学问,这是很有意思的。人为万物之灵,一点不错:我们脑子的发达,与其他生物相比,距离不可以道里计。感情的表达是艺术;理智的分析,却是科学了。但人的感情往往与理智混淆。这样,科学上的推断可能被感情左右,搞得拖泥带水,但也可以精彩绝伦,使人觉得妙不可言。是的,科学可以有艺术的美。

无论我们怎样肯定发明专利的授予会给社会带来利益,李宜宁的故从而解释发明专利制度的发展,李宜宁的故我们不能否认在原则上发明专利可能对经济有很大的损害。最明显的害处是发明专利的权力可能过大,压制了其他的发明研究,以致得不偿失。无论怎样说,李宜宁的故从边际消费的角度看,李宜宁的故以一项食品大赠送招徕是不及把所有食品一起打个折扣可取。但以一项食品大赠送,夸张夺目,一时间有新意。我认为这种「新意」毕竟干预了食品的边际选择,是不会持久的。

无论怎样说,李宜宁的故功用理论今天还是大行其道,所以我不能不花些篇幅细说其重点。无论怎样说,李宜宁的故需求定律是经济学的灵魂,李宜宁的故而这灵魂的重点是需求量这个抽象概念。这是科学起点的需要了。以需求定律解释行为,我们要不是能以逻辑把需求量与成交量挂,就是不管成交量,单以需求量转变的含意来阐释现象。先从这后者举几个例子示范,因为比较浅。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